村雨007

转票……

有没有想去南京场还没买到票的,我临时有事去不了了,一张1280的看台票,可走咸鱼,有意私聊……😭😭😭

看订阅显示九百多,以为一夜之间这么多更新,点进去翻了半天……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规模的撕逼,懵……

Only God 番外 静止空间(峰峰生贺)


应William之邀,Ray带着Joe兴致勃勃地前去拜访,William邀请的内容是Ray擅长的斗地主,Ray决心这次一定要赢过他们,以出平时被两人欺压的恶气。
Joe推说玩的不好,剩下三人抽签决定Lee当地主,William和Ray是农民,Ray非常得意:“我们俩联手,肯定能把你打倒!”Lee对着得瑟的Ray翻了个白眼,William笑而不语,Joe却暗暗叹了口气。

洗牌、发牌、亮底牌,Ray看着手里的零散牌面发愁,冲William挤挤眼睛,对方微微点头,Ray放心了,一路给William保驾护航,想方设法挡Lee的牌,可惜不知是Lee的牌太好还是牌技太好,最终三个人都只剩下了三张牌。
Ray看着手里的一个梅花六,一对方片五,目光在Lee和William转来转去,他很犹豫。出对子,万一Lee有对子管上而William没有,那就输了;可要是出一张牌那也是同样的道理,怎么办呢?
大概是看不下去Ray纠结的样子,Joe安慰他:“随便出吧,如果Lee真要赢你也没办法了。”
这算什么安慰!Ray腹诽一句,还是听Joe的,打出了一对方片五,一定要让Lee出不了牌啊!
可惜天不遂人愿,对面的Lee森然一笑,露出八颗白牙:“看来你还是高兴的太早啊。”说着就亮出两张红桃六来:“你的牌再大一点就好了。”话音刚落,Ray懊恼地甩了甩头,就想把剩下的牌丢桌上。
“我说,你们是不是忽略还有一个人?”一直没怎么发言的William出手阻止了Ray,放出两张牌来,赫然是一对黑桃八。
“哈哈!我们赢了!”Ray得意地把扑克推到Lee面前:“输的人洗牌~”半路被William截走:“我来洗。”其实William的洗牌还是很值得欣赏一番,当然,要忽略旁边Ray颇有深意的“啧啧”声。

Joe作为唯一的旁观者,想想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由得为无知的Ray掬一把泪,这只是个开始啊。
果然,Ray的得意在第二局时就结束了,Lee的运气似乎突然好了很多,作为农民的两人被地主打压的仿佛再也没有翻身之机。无论Ray是和William打暗号还是用其他什么办法,都阻止不了Lee一往直前的胜利,连William都偶尔感慨郁闷,怎么想赢一局就这么难呢。

很好。
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局,又到了最关键的时刻,Ray的手上有一张方片K和一张梅花A,William还有两张牌,而Lee还有三张。大小王已经出现在桌面上,而第三大的二已经出现了三张,在之前的试探里,最后的那张二应该不在Lee手上,Ray好像看到了胜利的旗帜在远方招手:“梅花A!哈哈哈哈,我们赢了!”
打牌时一直都很沉默的William突然开口了:“你们听过一个传说么,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的。”
William基本算是这个世界上懂得最多的了,他说出来的传说,一定都非常有意思,Ray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什么传说?还有你都不能考证的传说?”
“没错,这个传说确实连我都不能查证。听说在离我们这个世界很遥远的地方,跨越六界,在宇宙的最深处,是我们诞生的本源之所。”William顿了一顿,又继续:“那本源,虽然强大,但每隔一段时日就会休息一阵,在TA休息之时,数亿万里甚至更远处的我们这个世界的时间就会完全静止,无论多么强大的种族都会受此影响并且毫无察觉。”
这个说法确实新颖,Ray还等着下文,William却表示传说到此为止:“就这么多,要知道别的,回去问Joe。先把最后一局结束。”语毕,William对Ray做出一个有些邪气的笑脸,Joe则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
Ray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预感没过多久就应验了,Lee非常从容的亮出了一张,红桃二,他看着呆若木鸡的Ray,嘴角的猫弧更大:“真遗憾,看来你和Joe必须要留在这里给我打工一段时间了。”
注意到William在一旁挑眉,Joe眼疾手快的捂住了还没来得及哀嚎出声的Ray的嘴,毫无停顿地说完:“好我们答应了这就先走祝你生日快乐你们好好庆祝我们就不打扰了再见。”半拖半抱着Ray火速离开此地,开玩笑,还在这里打扰William的好事,自己是不怕,Ray肯定会被整惨的!
挣扎着走出好远Ray才反应过来:“今天是Lee的生日?我还没祝他生日快乐!”刚要返回就被一把扯进怀里,Joe无奈的轻声数落:“你现在回去一定会被打出来,今天吃的亏还不够多吗?William一直在不动声色的让Lee赢,只有你傻乎乎的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Joe如何安抚炸了毛的Ray先按下不表,房间里那两人的气氛可是好得不得了。
Lee一直盯着William,而William正努力朝他眨眼,显示自己的无辜。
Lee终于崩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伸手虚指了两下:“这么欺负Ray,你不是说他就是你弟吗,你就是这么对你弟的?”
观察发现Lee没有生气,William才放心的一把把人抱住,在人耳侧蹭来蹭去:“不是想让你开心吗,你都发现了?”
那么精明的人怎么连这个都想不到,这个人像只大金毛一样在Lee身上蹭,他笑弯了眼睛,扯了扯William的耳朵:“每次都是我赢,最后一局还专门转移Ray的注意,你这可是作弊。”
William丝毫没有被抓包的自觉,反而很骄傲:“作弊就作弊了,今天你最大,什么好事都要是你的。不,天天都是你最大。”自从完全恢复后,他好像点亮了随时随地都能说情话的能力,不过这个能力也只在Lee面前才有。不等Lee有所反应,William揽住了他的后脑,额头贴上他的额头,专注地看着他:“这是我们恢复后,你的第一个生日,我想告诉你,从这个生日起,你的每一天,都有我陪伴,我们可以一起去四处游历,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我们都去做,再不会有任何意外能让我们分离。我们相互陪伴,一起度过你未来的每一个生日,好吗?”
可能是只有两个人的空间太过狭小逼仄,也可能是William此刻的声音太温柔深情,Lee觉得有点热,心跳有点快。又不是没听过William压低声调说话,有点出息啊Lee!淡定一点,像平常一样就好了。他还在平复心情,William突然凑到他耳边,促狭地调侃:“脸红了。”他正要反驳,William的表情又正经起来:“快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等了很久了。”
突然,Lee觉得想好的淡定的回答都用不着了,伸手搭住William的肩膀,他往William怀里缩了缩,伴随着一声郑重而坚定的:“好,我们要一直走下去。”

后续:
Lee:你说的那个传说是为了转移Ray的注意编的吗?
William:当然不是,这应该是真的,有时候我能隐约感觉到时间的静止。
Lee:那就是静止空间咯,可是为什么会静止?
William:(咬牙切齿)大概是本源失去了动力。
Lee:(奇怪)怎么感觉你好像跟这个本源有仇?
William:我和本源没仇,我只是想召道雷劈死TA。你知道吗,我们这么久还没有进展,都是这个本源害的。
Lee:(迷之微笑)什么时候去劈TA,带上我。

PS:祝峰峰生日快乐!拽而有礼,拽而不狂!以及本篇番外实际上重点在于静止空间的说法,这个吐槽脑洞来自我的朋友😂吐槽我可怕的产出速度……可怕的慢……
PPS:本来就写不好,短篇更不会写,我承认前面水很多😂但全是一片祝贺生日的心意😂

Only God (4)

看着Lee风一样的从自己身边刮过还顺手拖走了身后的Ray,Joe差点维持不住他一贯的微笑,眼角抽搐地看向一直做翻书状的教授:“你对人家做了什么,他看起来像要逃命一样。”
“聊天而已,你以为我们会做什么?”不同于讲课或平时和学生聊天的温和,Austin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整间办公室似乎也因为他的声音而降温。如果有学生看到这样的他,恐怕就不再敢热情的围着他问这问那了。
而Joe好像对此并无察觉,随意的打量一下周围,带着赞叹的神色坐下:“看来你们相处的还不错。”这才看到书架前Austin略显阴沉的脸色,毫不意外地耸耸肩:“我说教授,你这么看着我,感觉下一刻我就要被你送进殡仪馆了。”
Austin盯着他半晌,面色才渐渐缓和:“说的煞有其事,你可从来没怕过。”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对着Joe笑了笑:“我可是很久没看你出过Yggdrasil,你这老人家,是寂寞了?”
Joe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家伙的心情还真是变化莫测,也不知道谁能跟上这位教授的心思,不过这人的心可真宽:“你还是想想自己的事吧,已经第几次了?这种大人物的耐心一般都很有限,下次说不定就是他亲自来,你还不想想办法?”
“我又不能去灭了公爵,想什么办法。”对Joe看似担忧的言语无动于衷,Austin摸了摸食指上淡青的印记:“倒是你找的这两个学生,挺有意思的。”
“诶诶诶,你这都转的什么心思,你的伤还一点起色都没有,能不能先把心思放在你自己身上。”故作夸张地感慨了一番,坐在桌前的人已经明显的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Joe隔空点了点桌上的指环:“这东西是你新买的?还真符合你的风格。”似乎是想结束这段对话,Joe转身走了出去。
所以他也没看到Austin略微皱起的眉头。桌上的指环造型略显夸张,银色不知名的金属泛着浅红色的光芒,确实是自己的风格,但,不是他的。
这枚金属指环有一种夸张而厚重的质感,淡淡的红色混合银白的金属,给人一种粉红金属的感觉。他一时没管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了两句,Lee居然就爽快的把它送给自己,这也太随意了,怎么能轻易送人呢。Austin莫名的有些恼火,却全然不觉是自己对那戒指表现出莫大的兴趣,才导致现在的状况。想起当时Lee把戒指给他时亮晶晶的眼睛,到底是不忍心让他失望,拿起指环,下意识的盖住手指上的纹身,突然有些想笑。才见 第二面,就急着送戒指,等他反应过来,是不是下次一见自己就要逃跑?真是……

Lee发誓,他是真的想要避开Austin的,虽然上课和去办公室干活无法避免,不过好在有Ray一起,不至于太不自在,而其他时候他都非常注意不去招惹Austin。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还是总能遇上这位教授啊!
去食堂吃饭,打好饭一回头就看见这位教授笑眯眯的站在身后,旁边Ray正滔滔不绝地表达着他的崇拜之情,还时不时夹带一两句“Lee你说对不对”诸如此类的话,而Lee只想保持微笑然后默默离开,顺便腹诽两句为什么教授不去教室食堂而来挤学生食堂。不过Ray真是难得一见的猪队友,不仅无视了Lee暗示他“快走”的眼神,还热情的邀请Austin和他们一起吃饭。看着坐在对面的人手上明晃晃的一抹亮色,Lee就有捂脸的冲动,当时头脑发热就把一直戴着的指环送给Austin,后来才反应过来,送戒指,送戒指啊,怎么会这么抽风,居然没想到送戒指的意义,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Austin教授了。
然而“事与愿违”这个词的真实意义Lee现在才体会到,他越想躲着Austin,就越躲不成。除了在食堂时不时的偶遇,Lee碰到Austin的频率直线上升:在操场跑步,不知什么时候就看到Austin在旁边一边跑步一边笑着和Lee打招呼;去超市买东西,不是在结账时发现Austin正好排在他前面,就是在冷冻柜面前碰到正犹豫选哪种冷冻萝卜糕的Austin;就连被舞蹈团的女孩子们邀请去观看演出,都能发现Austin居然是她们的指导老师。如果不是每次碰上都能看出Austin眼底暗藏的惊讶,Lee都要怀疑是不是Austin故意为之的了。

频繁的碰面带来的好处是Lee终于可以直视那个莫名其妙的失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当时会犯傻一般地做出这个行为,最后只能归结于Austin盯着他的目光让他无法拒绝吧。抛去前两次见面带来的奇怪感觉,他觉得Austin还挺可爱的。不同于后援团女孩子们着迷的温和的微笑,Lee见过最多的是Austin大笑的样子,露出雪白的牙齿,看起来很傻,却很有感染力,这样的Austin看上去不像位学识渊博的教授,更像是充满活力的高年级学长。Lee和Austin迅速的熟络起来,他知道Austin不会做饭又喜欢美食,尤其钟爱萝卜糕;平时喜欢运动,却因为在Yggdrasil倍受关注只能在校外锻炼等等。在办公室里看着Austin面对一堆匿名送来的礼物愁眉苦脸时,Lee开始认真的考虑把Austin的喜好卖给后援会能赚多少。
不得不说,当一件事成为习惯后,又突然改变是让人很不适应的。Lee已经一个星期没看到Austin了,连他的课都被地理课代替,Lee自动忽略耳边学生们失望的嘘声,和同样失望的Ray对视一眼,然后默契地把目光投向Joe。 而Joe只是露出一个“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知道”的表情,然后摆出一副专心听课的样子,不再搭理他们。Lee见状也只能按下心里的疑问,决定下课再去办公室看看。

Only God(3)

Joe一定是故意的。
被抓来当苦力的Lee一边整理着乱七八糟的办公室,一边默默地腹谤带着Ray出去的学生会长,事情还得从五天前说起。

“那么,你呢,你愿意做我的学生吗?”Austin眼睛也不眨的看着Lee。
直觉有什么不对的Lee下意识的就想拒绝,刚想开口,旁边的Joe就轻飘飘地说了句:“怎么会不答应,先不说当教授的学生在Yggdrasil里有多少好处,就凭Ray答应了,我想你也不会抛弃他吧?”
他说这句话时尾音拖长,普通的一句话也被他说出暧昧的意味,偏偏Ray还听不出这其中深意,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看着面无表情,但是情绪明显有些不悦的Austin,Lee不知道他的不悦是因为自己的犹豫,还是因为Joe有些轻佻的玩笑。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不能拒绝了。
“当然,毕竟Ray和我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感情不是别的人能比的。”不过他也不打算就这么吃下这个亏,他看得出Joe的小心思,故意顺着他话里的意思往下说。果然,Joe的脸色马上不太自然起来,Lee心里暗笑,又说:“那以后就麻烦教授了。”
Austin看起来有些奇怪,他的目光在这三个人里转了转,露出个了然的笑,微微点头,用非常轻的声音说了声:“不麻烦的。”

回忆到此结束,本来是三个人共同任务,Joe却借着自己学生会长的职务,说什么要去考察为广大学生谋福利,Ray比自己更有亲和力更善沟通,拉着Ray就要出学院,而Austin教授居然也同意了,这清理书籍的重任就交到了他一个人身上。
不,其实也不算是他一个人。Lee看着推门进来的Austin默默的想,这位年轻的教授发现最后只有自己一个人来整理时好心地说了句:“你一个人整理太辛苦,我和你一起吧。”不容辩驳的做了决定。不过说实话,还不如不来,这人进来就拿了本书坐到一边的沙发上了,不知道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监工的。
“你在想什么?”沙发上的人就像头顶长了眼睛,头也不抬,翻过一页书。
Lee抖了一下,手上的书差点掉下去,不想让人察觉自己是在腹谤对方:“教授在看什么书?”
“野史,讲天界的,你有兴趣?”
“额,就是觉得有点无聊,不介意的话,您说说看?”Lee有点后悔自己的多嘴了,这人看什么不好,偏偏看天界史,他只对精灵和人族历史感兴趣啊。
Austin倒是没看出Lee的这点小心思,合上书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我来帮你吧,两个人一起更快些。”
心不在焉地点点头,Lee以为这张就这么揭过了,没想到旁边的人突然开口:“这本书其实很有意思,作者认为六界通道的封印者并不是神王,另有其人,甚至不是神族。”
这倒是有点意思,封印通道需要的不仅是强大的力量,还要复杂的阵法,这是很多族群的无法做到的,实地的研究后大家都普遍认为只有神族的底蕴深厚,能做到这一切。已经成为常识,居然有人质疑?
察觉Lee不解的眼神,Austin笑了笑,却恶劣的卖了个关子,先一步拿走Lee正要清理的书本,随手摆上身后书架,又转身仔细打量着年轻的学生:“这个作者的理由,还挺有根据的,你感兴趣?”
书桌和书架之间距离不宽,两个孩子还有可能在其中来去自如,但换成两个成年男人,这就有点狭窄得过分了。Austin转过身面对着Lee,单手撑着他身后的书桌,好像还想说些什么,正撞上Lee的眼神,嘴唇微微张开,却失了言语。
心理学家将人与人之间距离分为四种:公众距离、社交距离、个人距离和亲密距离,他们才刚认识不到六天,现在的情形并不适合。换句话说,他们的距离有些太近了,而Lee没心思分辨这些,他的心神已经被一双眼睛摄住了。
什么人才会有这样一双眼睛呢,眼瞳里浓重的黑,带着太多的情绪,他在想什么呢,他经历过什么呢,接触到他的目光,心绪好像也被感染,复杂的让人心慌。几乎是在瞬间,Lee下意识地避开了Austin的眼睛。
然后他才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什么时候靠这么近的!Lee有些僵硬,这位教授给他的感觉太奇怪,他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而Lee并没有时间想太多,Austin盯着他看了半晌,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上身前倾,越来越近,Lee几乎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了,忍不住要落荒而逃,就见他从Lee身后的桌上拿起一本书,在人眼前晃了晃:“就是这本书,作者还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你想知道吗?”
这是调戏吧,这一定是调戏吧!Lee觉得这时候他就应该一把推开他,然后义正严辞地谴责他这种不顾及教师形象的行为,或者,大方的反调戏回去?都没有,事实上Lee只是说了一句:“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后悔得只想咬了自己的舌头。
前一秒还靠的很近的学者站直了身体,抖开了手上的古旧书籍,递给Lee:“你自己看吧,忙了这么久,去休息一会,剩下的我来就好。”
也忙了一上午,加上刚才的事,Lee就毫不客气的把剩下的事丢给了Austin,靠在沙发上,随意翻着书,眼睛却瞟到这么一段话:“神王神后大婚场面豪华非常,然,婚后却甚少同神后出行,虽有战争因素,本人认为真相并非如此,神王不像传言中那般钟情神后,由婚礼上的情形易于看出,神王所爱另有其人,且同为男性,只是不知为何两人不能相守,憾哉憾哉。”
……
……
……
Lee大脑当机了几秒,随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其实他什么也没想,刚从莫名被调戏的情景缓过来,又被这不知名的作者的惊人言论吓了一跳,然后,Lee开始偷偷打量在书桌前忙碌的年轻教授——对Austin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的Lee,第二次印象不是不好,而是诡异了,这人真的是个老师?他又想起了上次见到的那些黑影。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时安静下来,只剩Austin不停翻动书本的声音,Lee靠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上的书,夕阳的余辉从窗子斜打进来,给房里的一切蒙上了一层金色……Joe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如同画作的场景,他几乎就想关上门悄悄离开,可惜自己已经暴露了。
“出去偷懒到现在,也应该够了吧。”书架前的人头也不转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沙发上的人才抬起头来,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两人——Joe和Ray,一人手上提了个纸袋,Ray大笑着走进来:“亲爱的我才走了这一会儿,你就和教授这么有默契了,你怎么能抛弃貌美如花的我呢~亏我还记着给你带了好吃的~”语气很有些哀怨的意思,如果不是表情揶揄,大概真的会以为他很伤心吧,Joe暗笑。
然而下一刻Lee却从沙发上几乎是弹起来了,大步走向门口:“明明是你先抛弃我跟着学长出去的,还能记着我,就放过你了。教授学长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明天见。”说着就把Ray扯走了,手上还拿着那本书。

Only God(2)


“真高兴又见到了新面孔,看到这么多优雅靓丽的先生小姐们,我讲课都更有动力了。”

Lee和Ray都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只有Joe见怪不怪地耸耸肩,看着起身打算走向讲台的人:“Austin,我们是冲着你的课而来,就别拿平时骗新生来上课的那一套了,不管用的。”

惊讶于Joe言语间对Austin的毫不留情,走向讲台的男人却带着满不在乎的笑意,低沉的声音温柔多情:“噢,先生女士们,都已经是新学期了,我们的学生会长还是这么的不解风情。”言语间乱糟糟的礼堂已经安静下来,学生们各自坐下,看着在讲台上整理资料的人。Austin毫不在意,继续说:“Joe,我想一定有很多少男少女为你神伤,是吗?”

显然Joe与Austin的关系很不错,礼堂里的学生听到这话都善意的笑了起来,而Joe似乎对Austin的打趣已经习惯了,只是有些无奈地说:“教授,再不开始上课,可是会有人举报你的哦。”

被Joe小小的数落了一下,Austin撇了撇嘴,冲着对方身旁的Lee和Ray眨了一下眼睛,做了个无奈的神情,这才回归正题:“看来再不开始,你们就都要去告我的状了。好,那我们就开始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Austin的样子太过跳脱不像个教授,Lee只觉得这人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到底在哪见过呢……想不起来,只能和Ray一起坐下老实听课。

“每到新学期都是令人最开心的时候,这意味着第一节课我们会丢开厚重的书,说说六界历史里未解的谜团,提出自己全新的看法,”说到这他故作夸张地拍了拍手:“注意,你甚至可以说'神界已经没有王了',只要有你的道理,都没问题。不过机会只有一次,以后我要是再听见只是根据个人臆测的话,就要罚你们了。”

学生们又都笑了,不过看上去大家都很期待,Dr.Austin的开学第一课,总能听到些有趣的故事。

“在这个世界,生存着九大种族,除人族外,还有神族、泰坦、精灵、矮人、狼人、龙族、血族、恶魔。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开始,九大种族之间就一直斗争不断,以神族和泰坦、狼人、矮人的战争规模最大,也最惨烈。泰坦族血脉中含有神族血统,可以吞噬神格;狼人身体强壮动作敏捷,对当时不善近战的神族威胁极大;而矮人族的锻造是出了名的好,有他们为两族提供武器。我已经能够想象当时的战争有多可怕了。”说到这,他目光在讲台下徘徊了一阵:“这场战争结束没多久,六界通道就被封印,所以这结果是众说纷纭。但,显然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学生们面面相觑,没人敢打破礼堂此时的寂静,这是个禁忌的话题,或者说,一切和通道相关的,都是禁忌。他们不安地低声讨论着那个流传甚广的传说,传说在几位贵族密室中为数不多的日志上记载着的内容,当四族混战结束不久,有一天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在一阵似乎要将整个地面震裂的颤动过后,气压突然低了下来,就像什么东西被之前的动静惹的暴怒,如同末日降临。地界的王——那时候还没有人界,请来全界最优秀的占卜师,可无论怎么占卜,得到的结果都是一片混沌。之后便发现六界通道被封,这发现让地界的几大头领担忧了足有百年之久,直到地界爆发战争,分为人界、龙岛、暗界,这段令人惶恐不安的往事才被深埋地下。但离奇的是,百年前,几位贵族同时遭到不明人物的攻击,那个黑衣人不求财不强人,竟然只是夺去了几本手札,然后很快,手札上的内容流传出来,六界通道再次成为人们好奇,却不敢深究的话题。

六界通道?Lee有些头痛的按了按额角,刚才听到这个的时候出现的恍惚应该只是错觉吧,闭着眼睛揉额角的他并没有发现,Joe那一闪而过的别有深意的表情。

第一次,在Austin的课堂上无人发言,老生们都在奇怪,教授居然在第一节课就提出这么禁忌的问题,不是他的风格,新生则是惶恐,这是教授想要给他们个下马威吗?看来这位教授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好说话啊。

只有Ray大大咧咧的没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这是个可以在教授面前露脸的好机会,发现没人回答,就站起来:“我觉得他们应该是两败俱伤,都回去修养身息去了!”

Austin没有马上接话,先是似笑非笑的环视一圈礼堂,目光在几个点上停留一会,才看向Ray:“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这不是很明显嘛,三个种族合作,其中一个还是强大的仅次于神族的泰坦,围攻一个种族,就算神族再强悍,也不可能在不受伤害的情况下把他们全赶回去,当然就会打成平手啦。”Ray对自己显然很自信,很流利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合情合理。”Austin点点头,示意Ray坐下,“这么简单的推理你们怎么都推不出来呢?新来的朋友也罢了,你们可是我的学生,也想不到,看来我要反思一下自己的课到底上的怎么样了。”

这样的自嘲缓解了礼堂里的气氛,不那么僵硬紧张了,学生们收起胡思乱想的心思,讲台上的年轻教授也再次开口:“他说的很对,这是目前我们已知的,最有可能的结果,它是由当年一个被滞留在人界的狼人流传下来,此外还有…………”

接下来说的都是一些学者对这段历史的推测和争议,Lee没心思听下去,从刚才他就有个疑惑,趁这个机会小声询问坐在旁边的学生会长:“学长,这节课不会是教授的常态吧?”

Joe看了他一眼,挑起的桃花眼里蕴含笑意:“当然不是,教授的课堂上很少有气氛这么僵的时候,今天这样,估计又是……”

“Joe,你来说说你的看法吧,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是地界的首领,你会怎么做呢?”Austin显然发现了他们在开小差,他微微扬起下巴,示意他们认真一点。

“被发现了,下课再说,我带你们去教授那里熟悉熟悉。”Joe小声又快速的对两人说完,就起身回答问题了。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很快,Lee刚从思考中清醒过来,就已经下课了,Joe带着他们朝讲台走去。还没到面前,就看Austin冲他们摆了摆手,接着他身旁就缓缓出现了几个衣饰华贵的身影,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他们的对话。

“看来教授还是不愿意啊。”身影中明显是头领的那个人开口。

“怎么会,我其实乐意之至,是你们每次都来的太不巧啦,看来我们是有缘无份呀。”

其他人似乎没有头领那样的好脾气,话语间满是火药味:“我看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公爵大人对你的容让已经到达极限了,每次来你都这个态度,我说就该把你抓起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人抬手打断了:“教授,公爵还是希望您能再考虑考虑,下次,他将亲自拜访。”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三个人,“教授还有事,我们就先离开了。”

“好走不送。”话音刚落,那几个身影瞬间模糊,竟然是用幻晶投射出的影像,幻晶这种极为方便的通讯工具,在贵族之中也是很少见的,人们更常用只有声音、没有影像的云晶通信。

“教授,这是第几次了?你总是用这样的办法,就不怕真的激怒那位公爵?”Joe对这样的场景显然见怪不怪了,他走上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

Austin没有接Joe的话,他的注意已经放在了站在Joe身后的两个新生身上:“那不重要,我们还是先来聊聊正事,Joe,这两位帅哥就是你给我找的学生?”他似乎没有听Joe回答的意思,来回打量着两人,突然伸手拍了拍Ray的肩膀:“这位同学是叫Ray吧……我每个新历年都会招两个学生,你想让我当你的导师吗?”

如果目光能实体化,那Ray此刻的眼睛应该都能变成金子了,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点头。Austin毫不意外的笑笑,下一刻却话锋一转,敛了笑意,看向从刚才起就安静得过分的Lee:“那么,你呢,你愿意做我的学生吗?”

Only God(1)


“早上好,急匆匆的,你这是去哪儿?”

“嘿,你还不知道吗?Dr.Austin回来上课了,我正赶着去占座呢!再晚点就只能站着了!”

这样的人对话经常发生在Yggdrasil学院之中,学院的学生大都行色匆匆,朝着一个方向前去,那里有着学院最大的教室——用来开全校会议或上历史课的的。


Lee还是个刚踏入大学的小子,一半兴奋、一半惶恐,他听到的关于Yggdrasil学院的传说一直有很多,Lee没想到刚来这没多久就能遇上传说之一——Yggdrasil学院的公共历史课。

与其他学院的公共历史课不同,在这里,学生们大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校园里若是出现大规模成群结队的景象,那么,不是学院要宣布重大事件,就是Dr.Austin要上课了。

被Ray风风火火地扯到礼堂的时候Lee还没怎么回过神来。是的,公共历史课是唯一在礼堂开课的,这是Ray向高年级的学长Joe打听的众多八卦之一,现在他就在Lee的旁边有些激动的说着,至于谈论的话题,当然就是那位传奇般的人物——Austin。


“你肯定不知道Dr.Austin在这里多有魅力。”Ray兴奋地拍着Lee的肩膀,还不忘卖了个关子。

相较于Ray的样子,Lee只是懒洋洋地抬起眼睛瞥了他一眼。真当他是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无聊学究吗,这位教授的事迹自己一进学院就有前辈迫不及待的宣传过。可想到曾经没让Ray享受卖关子的乐趣带来的可怕后果,Lee还是很配合的问他:“男神那种级别的?”

Ray煞有其事地摇头,显然很喜欢这种感觉,在Lee就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才开口:“Dr.Austin在这里只教历史,在他之前学院可是没有历史系的,校方专门为他开设了这个系,而历史系里只有他一个老师,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倒真不是Lee听过的任何一个版本,“你知道?”噢,他发誓这不过随口一问,绝不是因为什么好奇。

眼尖的Ray可没有错过Lee亮起来的眼睛,得意地笑了笑,为Lee揭晓了答案:“因为除了他的历史课,其他老师的课都没人选啊,这让别的老师多没面子,所以就只有他一个咯。”


说话间他俩已经到了靠近讲台的地方,坐在第二排的Joe正向他们打招呼。Ray欢呼一声冲过去,在Joe旁边坐下的时候还不忘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Joe你真是太棒了,居然占到这么靠前的位置!”Lee就好淡定多了,笑了笑:“学长也来听课?”

Joe先是异常敏捷地躲过了Ray的拥抱攻势,毫不留情的打击着还想向他扑过来的人:“你再扑过来我就要被你压扁了。”然后不理突然呆在那里的Ray,朝着Lee点头示意:“叫我Joe就好,Austin的课,听了总能得到不少启发,他是个很风趣的人。”

同样默契的无视了先是呆立当场随即开始碎碎念“居然有人说我重……”的Ray,Lee看了看周围逐渐多起来的人群,耸耸肩:“看出来了,我想,要是再不开始上课,这里恐怕就要坐满了。”

还没等Joe开口,刚回过神来的Ray一下拍桌而起,勾住两人的脖子开始晃,语气里似乎带了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刚才似乎有人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

Lee一向很识时务,马上答话:“我没听见,不知道。”Joe可没那么好说话了,他眉毛一扬,眯起了眼睛:“本来只想说一次,既然某人又问了,那我再说一遍,Ray,你的密度太大了”,说着,Joe偏头向后看了一眼,又继续道:“说实话,你太重了。”


真是奇怪,入学一个月,Lee所了解到的Joe在学生中一直是个温柔学长,可到了Ray这里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Joe似乎特别喜欢看到Ray被气得跳脚的模样。不过,还不等Lee细想,Ray也还来不及说什么的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了一阵响动,后排似乎有什么人过来了。

Only God 楔子

在一片惨白的光晕里,他只能看见两个朦胧的黑影。
“你……不告诉我这是你……”
“咦以你……猜不到吗?唉看来是我……啧啧。”
“害人不浅。”
……
……
“哎…呀我说你呀……”
……
……
“他……就是……失误…他,呃,……哎呀,有话好好说……你……我走不了……”
“行了,没空听……那……在哪?”
“我忘了。”
……
……
“……我还没……你能不能……!”
“我不……快说。”
……
……
一个黑影转身离开。
“真……就在……你……那……才是关键……喂!!”

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震动,手上还拿着书的年轻学者骤然惊醒,自己本来打算为下午的课做些准备,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睡着了,还做了个不知所云的怪梦。按着自己的额头,他翻开了这本看起来很古老的书籍的第一页。

“Yggdrasil,万物之灵,世界起源,传说,谁得到了它的秘密,谁就会凌驾各族之上,成为不同于神族的,唯一的神。
千万年来,各族冲突不断,只为寻找Yggdrasil的所在,他们为之狂热,近乎疯狂的涌向每一个Yggdrasil可能出现的地方。这样的失控终于引发了战争,泰坦、矮人、狼人与神族,神族与精灵,人族与龙族,他们之间的战况、结果,除了本族,再无人知晓,因为在那之后,六界通道被封印,只有极少数极出色的族裔才能勉强通过,乱局随之终结。”
——《乱局•起源》
合上了手中不知从哪个偏僻市场收来的古旧的羊皮卷,Austin揉了揉眼睛。六界之乱一直是历史上的未解之谜,它因何发生,又如何终结,自从通道封闭后,就出现了很多说法,却都无法求证。这本野史倒是提出了一个全新构想,不过,争抢Yggdrasil?他觉得好笑,这种东西真的存在?看来,还真是不能抱太大希望,好不容易淘来的旧书,只能当小说来看了。
把羊皮卷收回书架,他再次揉了揉眼角,最近总是感到疲倦,是研究课题太累了吗,可更累的事自己也不是没做过,得不到答案,索性也就不想了,下午有课,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从梦中惊醒,黑暗中的人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又是这个梦,自己漫无目的的走在一片白色光晕里,地上的影子光怪陆离,有人用忽高忽低的声音在自己耳边低声细语,怎么也听不清楚。而今天,他终于听见那低语的内容,却突然感到无比荒诞奇异,让人心慌,梦境里记得清楚的语句,睁开眼就怎么也想不起来。吐出闷在心口的一股浊气,他用极慢的速度起来,不想了,下午还要上课,他可不想迟到。



PS:第一次写文发文,虽然没有人,但还是怕怕的……要是有人看了,写的不好请见谅😌
Yggdrasil 世界树

脑洞

记一个初步构思

魔幻 九界(人 精灵 矮人 狼人 泰坦 血族 天使 堕天使 透明人?)

主cp William Lee
副 Joe Ray

校园?寻找真相?
……